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給單身者的枕邊夜讀(六):
 

解構愛情/陶國璋

 

 

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1915-1980)是當代法國思想界的先鋒人物、著名的文學理論家和評論家。他提出「作者已死」與「零度寫作」的文評理論;又提出存在的意含需重新組合,解構生命現象。他挑戰傳統的文學觀,剝落了龐大的主題,沒有英雄、偉人的年代,還原生命的質樸的本相。

 

羅蘭‧巴特在寫《戀人絮語》時已經七十多歲。七十多歲的人「談愛情」,該會是怎樣的心境?

 

愛情、愛情,我們已說得太多,總希望捕捉住它,為它下定義。羅蘭‧巴特的零度寫作震撼了現代文學界,也掀起閱讀的新觀念,他直接模仿戀人的絮語為愛情解構,這個「戀人」無分性別、種族,是任何人,亦是特殊的個體;戀人迷失在自己的沉醉之中,她/他的思緒在漫漫征途中散亂纏繞,剪不斷、理還亂的心緒哪有甚麼邏輯可言?戀人的絮語,本來就是沒有理論的話語,它沒有小說的故事情節,卻不乏一個個讓人回味流連的愛情場景。文本與話外音之間,羅蘭‧巴特記述了戀人特殊的記憶痕跡,它由孤獨、想像、慾望和心跡表白交織而成,從而烘現出一個個讓人回味流連的愛情場景。他用一種開放式、流動的、無定向性的方式開始了對愛情的指指點點,貌似體貼地表露對戀人的支持,當你以為是安撫,卻是嘲諷。

 

《戀人絮語》依法文字母編序,勾勒一個個愛情現象,而歌德《少年維特的煩惱》成為他的文本解構,說來絲絲入扣。我也希望仿照此種文本疏讀的方式。偶讀網上的一篇文章〈十年性情走筆〉,作者名為「風言吾者」,我相信是他的自述,文字流暢,借作文本,娓娓道來十一段愛情絮語,好像似曾認識的男女主角,從Anna到Kate,亦順應英文字母次序;愛情的起迄無端,欲着而無着,生命之蘊為情慾力量牽引,轉為一種渴慕,它滿盈激動,總要求發放出來,燥熱躍動卻無法為一特定的對象着落,只能不斷追求、放棄、追求、厭倦、再追求,正因其要求宣洩而又不得通道,千頭萬緒困蓋一起,便成為戀人的絮語。

 

另一方面,筆者選取了一些理論,作為疏解愛情現象的旁白;當中有科學的,從中性而客觀的角度,冷靜量度愛情的「內分泌」。我引用了著名愛情生物學家海倫‧費雪(Helen Fisher)《生物愛情學》(Arnatomy of Love)的理論,及後看到篇關於愛情與化學的文章,是我喜歡的作家阿城寫的,觀點跟她很接近,但阿城的描述於輕鬆中更顯哲理。於是,綜合了羅蘭‧巴特、海倫‧費雪、阿城及一些存在主義的哲學觀點,作為愛情場景的「疏解」。

 

Anna

初戀已經很遙遠,初三的時候我開始暗戀班上的音樂課代表Anna,算是班花吧,覺得完美得不得了,簡直代表了我對女人的全部美好想像。晚上做功課的時候,她的影子沒起,淹沒了書本的文字。她正在與其他同學閒聊,我來回走廊多少次,只為了一聲,這成了我最大的安慰。暗戀的日子乍喜還憂,在圖書館,糊里糊塗開一頁:愛是甚麼?古希臘詩人Sappho在一首詩中寫道:「為甚麼我一見你,人便默然無聲;啊,我剎那無言,而在肉體之下,遍身燃燒着無名之火,奔竄急流。」

 

上高中的時候夢想成真,一直暗戀的Anna很奇妙地成了初戀女友──原來她也一直喜歡我。整個高中時期沉浸在漫長而甜蜜的初戀,那兩年多時光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單純美好的日子,迷醉、煎熬、初吻……Anna有一雙我見過最清澈的眼睛,像五六歲的孩童般黑白分明、一塵不染。感情雖然結束了,記憶裏仍剩下Anna身上特有的淡淡的甜香、溫潤的嘴唇和舒服的擁抱。

 

 

喜歡是淡淡的愛
愛是深深的喜歡

 

我們缺失了對生活的熱情,

卻又因為遺忘了愛,忘記了怎樣去愛,

所以我們不斷「打卡」、不斷留連社交平台、

不斷淘寶、打電玩遊戲、自拍、逛商場、扮演他人……

或者害怕與別人相處、拖延事情、

覺得人生苦悶、抑鬱、自憐、自傷……

 

作者:  陶國璋
出版商: 中華書局(香港)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0-06-24
ISBN:  9789888674619
裝幀:  平裝
頁數:  312
分類:  人生哲學

更多適合您在夜裏獨自細讀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