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The maximum number of items is 100, please adjust the quantity and purchase again

不要忘記我們的美好——香港近年保育歷程

城市發展急速,舊樓被新廈取代,這情況以往沒有受到太大關注。直至 2006、2007 年政府清拆天星碼頭(1958 年)和皇后碼頭(1953 年),開始喚起民間的保育意識。兩個碼頭最終拆卸,但政府回應市民呼聲,2007年7 月成立發展局,推行文物保育政策,之後推出「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和「保育中環」,令部分建築文物獲得重生。

 

香港過去的文物保育工作由上而下,古蹟辦先提出為某些建築物評級或列為法定古蹟,交古諮會確定,之後康文署將部分政府閒置建築活化為博物館。但近十多年來,多見由下而上,民間積極發聲,部分歷史建築亦由民間團體構思活化。

 

灣仔半山司徒拔道的景賢里(1937 年)早期未獲評級,2007年7 月新業主購入後即動工拆卸。長春社公開呼籲保留,傳媒跟進報道,市民看見如此輝煌的建築物被鐵鎚敲破,都大感可惜。同年9 月古物事務監督(發展局局長兼任)宣佈景賢里為暫定古蹟,聯絡業主商討,最終以換地方式取得大宅業權,2008 年提升為法定古蹟。

 

過去也曾有市民叫停拆卸工程,令歷史建築逃過一劫。上海街的油麻地抽水站(1895 年)是九龍首座水務設施,當九龍水塘落成後,抽水站便關閉,改作其他用途。其後拆去工場和機房,只剩下一座紅磚屋。由於政府不知其原本用途,當土地發展公司與發展商合作重建該區時,對拆卸紅磚屋並無異議。但 2000 年有街坊指出它的歷史價值,經水務署和古蹟辦查證,始知那是抽水站工程師辦公室,為現存最古老的抽水站建築。最後將紅磚屋評為一級歷史建築,2012 年活化為戲曲活動中心辦事處。

 

另一座納入重建範圍的舊灣仔街市(1937 年),發展商華人置業原計劃將之拆卸,但民間包括建築師都要求保留這座三級歷史建築。2009 年發展商決定採取折中方法,保留前半部約四成半面積,後半部拆卸以興建高層住宅大廈「壹環」。

 

中環政府山也曾掀起保育風波,2009 年發展局提出保留中區政府合署東座和中座予律政司使用,西座(1959 年)拆卸,與發展商合作興建一幢 32 層高的商業大廈。但許多市民表達反對意見,古諮會經諮詢後,決定將中區政府合署整體評為一級歷史建築,發展局在 2012 年底宣佈放棄重建西座的計劃。

 

不是所有歷史建築都獲大眾認同保留,已故富商何東在山頂道的何東花園(1927年),傳到其孫女何勉君後,在 2010 年向屋宇署申請拆卸重建,儘管古物事務監督宣佈它為暫定古蹟,但社會上沒有太大反應。由於業主不接納政府的保育方案,政府最終放棄引用《古物及古蹟條例》將何東花園宣佈為法定古蹟。

 

市民對中環永利街一列 12 幢舊樓(1950 年代)卻有截然不同的反應,港產片《歲月神偷》在該處取景拍攝,2010 年上映時勾起許多人對舊香港的回憶。市建局正計劃重建該區,市民紛紛表態保留。最後市建局將永利街剔出重建範圍,並翻新舊樓租給非牟利機構使用。

 

滿載市民回憶的皇都戲院,前身是 1952 年落成的璇宮戲院,1997 年結業後改作其他用途。新世界發展逐步收購戲院和毗鄰的皇都戲院大廈,社會上掀起保育皇都戲院的聲音。古蹟辦將它放入新增評級名單,最初僅被評為三級歷史建築,古諮會要求專家小組重審,其後提升為二級,最終確定為一級歷史建築,發展商表示會將皇都戲院活化為表演場地。

 

主教山配水庫帶來的轉變

 

近期最多人關注的保育個案是前深水埗配水庫,又稱主教山配水庫(1904 年)。它位於窩仔山上,1970 年代停止運作,地面成為街坊的晨運場地。由於出現裂縫,水務署在2020年底僱用承判商動工拆卸,不料挖開地面後露出令人驚嘆的羅馬式拱券。有街坊試圖阻止鑽挖車挖掘,有人拍攝影片在網上分享,旋即成為全城熱話。民間人士自發搜尋配水庫的資料,證明其年代久遠,屬早期九龍水務工程一部分。發展局派員入內視察,亦認為價值甚高。其後宣佈修復,日後開放給大眾享用。

 

配水庫和其他地底下的建築物都沒有列入評級名單,馬己仙峽道食水配水庫(1901 年)和克頓道食水配水庫(1908 年)約在十年前拆卸,市民都蒙在鼓裏。2017 年古諮會又通過將 31 項構築物或地點剔出新增項目名單之外,包括石碑、界石、防空洞、隧道、水缸、戰時爐灶、公園、廣場、墳場、棚屋、鹽田遺址等。水務署今次通報古蹟辦拆卸主教山配水庫時以「水缸」稱呼,令古蹟辦不以為意,沒有要求進行文物影響評估,亦沒有親身視察,令這百年配水庫差點灰飛煙滅。

 

亡羊補牢,古蹟辦一口氣將五座戰前配水庫(主教山配水庫、前油蔴地配水庫、山頂食水配水庫、歌賦山食水配水庫,和雅賓利食水配水庫)加入新增項目名單,又將多項戰前構築物一併納入,包括香港動植物公園的門柱、台階、牌坊、演奏台及配水庫隧道口,其他還有薄扶林輸水管(其他分段)、鴨巴甸炮台、赤柱古道構築物和筲箕灣古道石橋等。這兩條古道在 2021 年初被市民重新發現,引起關注。

 

滄海遺珠的歷史建築

 

古蹟辦曾委託四個團隊在 1996至 2000 年進行全港歷史建築調查,錄得8,803幢建築物,大部分建於 1950 年以前。古蹟辦挑選1,444 幢進行深入研究,交專家小組按六項準則評級,以一級的價值最高,其次為二級和三級。若評分過低,則不予評級。2009 年公佈專家評審結果,之後由古諮會逐一確定。

 

身為一級歷史建築,可能的話須盡一切努力予以保存,但不代表不能拆卸,皇后碼頭和何東花園先後在 2008 年和 2013 年被拆卸了,只有法定古蹟(Declared monument)才受法例保護。

 

這份記錄1,444 幢建築物的名單有助提高市民對歷史建築的興趣,古蹟辦亦可藉此說服評級建築的擁有人放棄拆卸。但全港有價值的文物建築何只千多幢,尚有不少漏網之魚未被發掘。古蹟辦在 2011 年增加一份新增項目名單,收入民間提出的建築物或構築物,最初有 13 幢,2021 年初已增至 300 多幢。

 

但仍有一些舊建築沒有包括在 1,444 名單或新增項目名單內,例如上水鄉的應鳳廖公家塾(1828 年,又稱明德堂)、港島東區的白沙灣炮台(1903 年)、大埔錦山的聖安德肋堂(1926 年)、荔枝窩的小瀛學校(1927 年)、洪水橋的鄧鏡波別墅(約 1920 年代,現為元朗寶覺小學)、沙田上禾輋的佛光堂(1932 年,現為先天道安老院一部分)、中環的聖保羅堂牧師樓(1935 年,現稱雪卿樓),屯門聖公會第一代聖彼得堂(1937 年)、赤柱監獄(1937 年)、荃灣弘法精舍(1939)等。另外,不少鄉村樓房也沒有被列入評級名單,例如元朗白沙村的楊苑、新田下新圍一排村屋,以及打鼓嶺週田村 108 和 109 號房屋,若業主拆卸也不引起外界注意。

 

戰後建築如大嶼山的聖母神樂院(1950 年代)、茶果嶺的香港路德會聖馬可堂(約 1951 年)、九龍扶輪社鴉蘭街中心(1950 年代初,原是沙眼診所)、九龍醫院毗鄰的香港聖約翰救傷隊九龍及新界總區總部(1953 年)等,亦具時代特色,應給予評級。1970 年或以後的現代建築,古諮會議決暫不評級,曾用作越南難民營的新秀大廈(1973 年)已在 2020 年拆卸了。

 

古蹟辦在 1990 年代所做的全港歷史建築調查名單一直沒有公開,主教山配水庫事件發生後,本土研究社透過《公開資料守則》向古蹟辦取得這份 8,803 名單,當中不少建築物已拆卸。譬如牛池灣聖若瑟安老院的小堂,由於沒有被選入 1,444 名單,發展商不作保留。古諮會主席蘇彰德說,8,803 名單中有 100 至 200 幢建築物值得再深入評估。農圃道的新亞書院舊址(1956 年,現為新亞中學),及西貢窩美村的聖母無玷原罪小堂(1932 年),就應該給予評級了。

本文摘自《時代見證: 隱藏城鄉的歷史建築》前言

以建築,見證時代


●介紹法定古蹟或評級建築,亦收錄不少未列入古蹟辦 名單的滄海遺珠;

●挑選鮮為人熟知的歷史建築,部分屬私人物業,並不 開放;

●圖文並茂,全書超過 300 幅精彩照片。

 

五大主題,展示多元香港──

市區村落:介紹九龍市區三條寮屋村

鄉村古蹟:包括鶴咀半島村落、粉嶺龍躍頭的崇謙堂村及馬灣舊村等

殖民建築:探訪九龍和新界多處具殖民時代特色的建築

民國大宅:尋找叱吒一時的軍閥在港居處

宗教建築:既有佛道和民間宗教的寺廟,也有基督宗教和少數族裔的聖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