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中國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要看這幾點……

為什麼有「中等收入陷阱」?
 
「陷阱」在經濟學中表現為一種超穩定狀態。在這種超穩定中,微小的改變最終都會被重新拉回到穩定狀態。貧困也是一個陷阱,但在工業革命之後,馬爾薩斯時代結束,擺脫貧困陷阱變得相對容易。然而,擺脫中等收入陷阱卻相當困難。
 
到目前為止,只有日本和「亞洲四小龍」從中等收入經濟體成為高收入經濟體。拉美國家現在依然是中等收入國家。很多中東國家雖然擁有豐富的資源,人均GDP水準很高,卻沒有進入發達國家行列。因此,解釋和研究中等收入陷阱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在二元經濟發展時期,人均GDP低的國家在起步階段,具有勞動力無限供給的特徵和人口紅利。充分發揮勞動力較大的比較優勢,通過全球化在國際市場上取得競爭優勢,推動了經濟高速發展。與此同時,發達國家的比較優勢在於,技術創新處於最前沿,擁有充足的物質資本、人力資本以及創意。
 
因此,在全球化發展過程中,各類國家的經濟表現顯示為一個U形曲線:低收入國家和發達國家都從全球化獲益較多,而處於中間的(中等收入)國家獲益比較少。
中等收入國家在全球化過程中獲益較少的原因在於其比較優勢不顯著,在勞動密集型產業上無法與低收入國家相比,在高科技產品上無法與發達國家相比,所以不能成為全球化最主要的獲益者。
 
中國已經出現勞動力成本提高、比較優勢下降的情況,與此同時,中國又是一個「未富先老」的國家。中國在資本、技術、教育方面依然不具有競爭力。如果在失去原有比較優勢的同時,並沒有獲得新的比較優勢,就很有可能長期處在U形曲線的底端。
 
比較優勢的真空狀態將減少從全球化中獲得的收益,進而經濟增長進一步減速,直至嚴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中國還沒有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只是在減速,減速有可能成為中等收入陷阱的一個開端。最有名的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是拉美的很多國家,還有亞洲的馬來西亞等國家。我們總結這些國家的經驗,發現中等收入陷阱有「四部曲」,也可以看作四個步驟,它們有時候也是並存的。

第一步是發展階段變化導致的經濟增長減速。有時,大家看到的是因為某個特殊的機緣,比如墨西哥比索的貶值導致經濟增長速度下降,但任何事情總是會因為某一件事情的觸發,把背後的邏輯暴露出來。
 
在這個發展階段之前,你有一些能夠促進經濟增長的手段,但是到了特定發展階段以後,以往促進增長的手段就不管用了,又沒有找到新的撒手鐧,所以經濟增長就要減速。
 
有時,減速並不一定是壞事,但是要明白以後如何持續增長。如果減速之後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不知道人口紅利消失了,不知道是因為路易斯轉折點到了,不知道是因為傳統的靠投入推動增長的模式不管用了,而是應該靠技術進步、靠改革,你就會犯一些政策上的錯誤,就會把正常的減速變成經濟的長期停滯。這就是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第二步。
 
1990年之後,日本人口紅利消失了,和我們2010年的情況幾乎一樣。但是日本不知道它的人口紅利消失了,也不知道它的潛在供給能力降低了,以為是需求不足,因此用了大量的精力大規模地刺激需求,還搞了產業政策和區域政策。但是刺激並沒有帶來全要素生產率的改善,最後錯失二十多年,基本上是零增長,把減速變成了停滯。
一個國家在經濟高速增長期間會出現收入差距擴大的現象,在這個時期,你增長,我也增長,你拿的份額高,我也有所改善,收入差距尚可接受。但是,如果經濟不再增長,蛋糕不再做大,成為一個大小不變的蛋糕,人們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重新分配這個蛋糕。還能均等地分配嗎?肯定不能。誰的談判力更強,誰對政策的影響力更大,或者誰以前佔有更多的資源,誰就可以得到更大的份額。
 
這樣重新分配蛋糕的結果,收入差距就會急劇擴大,社會矛盾會變得越來越尖銳。中等收入陷阱就走到了第三步。
 
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國家的領導人就提出要改善收入分配,改善老百姓的生活,但是由於蛋糕不變並不能兌現諾言,於是他們的政策就變成了典型的民粹主義政策。這時,有更強談判力和政策影響力的人會站出來,反對任何形式的改革,導致這些國家陷入惡性循環,導致體制固化。這時,第四步則會把一個國家真正帶入中等收入陷阱。
 
拉美國家中最典型的是阿根廷,阿根廷在20世紀30年代比美國還要富裕,歷史上人均GDP曾經超過一萬美元,幾乎進入高收入國家行列,但是在那之後不僅停滯不前,甚至開始倒退。
 
 
 
 

作者:           蔡昉 

出版日期:   2019-12-03 
I S B N:       9789624591767 
裝幀:           平裝 
頁數:           380 
分類:           中國經濟
 
 
 
本書回顧和審視了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歷程,剖析中國如何避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中國經濟進入路易斯轉折點之後,面臨勞動力轉變和人口紅利消失的困境,人口紅利轉向改革紅利,作者提出應該通過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實現新一輪增長,為中國經濟尋找新出路。本書是在當前複雜經濟形勢下,理解中國經濟的一部重要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