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The maximum number of items is 50, please adjust the quantity and purchase again

八大山人的西瓜月亮兩個圓

八月十五,天上一輪圓月,人間家家戶戶切西瓜,吃月餅,八大山人心有所思,情有所動,筆有「所得」。他的「所得」是甚麼呢?

這幅《瓜月圖軸》,作於1689年(康熙二十八年),八大山人時年64歲。   

 

此畫簡潔而鮮明,右下角畫了一個大西瓜,其上又虛畫了一輪大大的圓月,整個畫面是一白一黑、一虛一實兩個大圓。意匠經營,計白當黑,虛實對比,表現出耐人尋味的空間感。

畫面的上部有題識詩:

 

昭光餅子一面,月圓西瓜上時。   

個個指月餅子,驢年瓜熟為期。   

 

詩末有八大山人的款署:「己巳閏之八月十五夜畫所得。」

 

八月十五,天上一輪圓月,人間家家戶戶切西瓜,吃月餅,八大山人心有所思,情有所動,筆有「所得」。他的「所得」是甚麼呢?

 

這一年是1689年,離1688年夏江西巡撫宋犖鎮壓起義之事正好一年。「昭光」,即八月十五夜的朗月當空。八月十五是中秋,乃團圓之日,此時畫瓜畫月,含意自然不同一般。月兒是那樣明亮,瓜兒是那樣甜美,但是,月下瓜前,人(畫家)的內心卻是那樣殘破、淒楚。兩相映襯,其情感意味不難體察。   

 

「個個指月餅子」,就是不忘前事,也有人認為這首題識詩是用了一個掌故,元朝末年漢人反對蒙古人的統治,八月十五中秋節,在月餅的後面貼上一小紙作為起事的信號,即所謂「八月十五殺韃子」,鋒鏑直指清朝。八大山人當然期盼這一天的到來,然而,復國有沒有希望呢?沒有。俗語常用「驢年馬月」來表示遙遙無期,「驢年瓜熟為期」,是指心中所企盼的事情就像西瓜熟在「驢年」那樣渺茫,這「瓜」恐怕永遠不能成熟了,八大山人只剩下亡國之餘痛,復國之絕望。品鑒此畫,筆調明快,清氣四逸,卻有一種無盡的悲哀籠罩了全篇。   

 

八大山人這種複雜微妙的心情從他鈐的印章中也可見一斑,他先是鈐下一枚「口如扁擔」的白文長方形起首印。他是心中有苦不想說、心中有氣不能說、心中有恨不敢說呀,所以,他就口如扁擔閉上嘴了,可他又擺出一副悠然自得滿不在乎的神態,在題識詩的末尾鈐下一枚「可得神仙」的白文方形印。意猶未盡,最後鈐下一枚「八大山人」的朱文有框屐形印。   

 

朱良志先生在《八大山人研究》中對此畫做了另外一種解讀:詩近打油,然意頗堪玩。月照西瓜,處處皆圓,「個個指月餅子」:用佛學指月意。《楞嚴經》卷二說:「如人以手指月示人,彼人因指,當應看月。若復觀指,以為月體,此人豈唯亡失月輪,亦亡其指。」以手指月,得月忘指,「指」為所借之媒介,「月」為求取之實相。捨筏登岸,得兔忘蹄,不能執著於「指」而忘「月」。「驢年」,即俗語所謂猴年馬月之意。八大山人的意思是:如果你執著於手指之指,執著於月亮的外在形態,將月亮等同於「餅子」,忘記了「一月普現一切月,一切水月一月攝」的實相世界,那就會累年而不悟,頑然而難覺。他的畫是指月之指,而非月本身;是登岸之筏,而非彼岸。

   

禪宗常以圓相來表現對佛法的領悟,或以手指曲起作圓相;或以雙手圍成圓相;或在地上畫圓相;或有上堂說法,一言不發,畫大圓,人坐其中;或畫一圓相,中有一點;或在空中畫一圓相;或圍繞大樹畫有一圓,等等。禪門大德小師,皆懂此道,可以說是禪的一個標號。以圓相象徵真如、實相,或衆生本具佛性等,為宇宙萬有之本源。 

 

八大山人的這幅《瓜月圖軸》,體現了禪宗的一個思想,要破執著於文字,破執著於工具的運用,得魚忘筌,得意忘言。不執著於形式,不憑藉工具。「磨磚不能成鏡,坐禪豈能成佛。」話不說破,一說就錯。就是通過不可分別的圓相,昭示實相的世界。   

 

本文改編及摘錄自《不語禪——八大山人的藝術和他的時代》

⭐推薦閱讀⭐

 

 
作者:  姚亞平
出版商: 中華書局(香港)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1-05-21
ISBN:  9789888758579
裝幀:  平裝
頁數:  565
分類:     繪畫

 

 

本書是一部全面介紹清初畫壇「四大名僧」之一八大山人(朱耷)的書畫藝術及其時代特色的作品。作者從繪畫、詩(特別是題畫詩)、書法、款識四方面分門別類地對八大山人的書畫創作進行了闡述與評點,幷結合八大山人明朝皇室的特殊身份和出家避世又還俗入世的人生經歷,以通俗而細膩的筆觸為讀者解讀了八大山人高超的藝術造詣與深厚的家國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