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The maximum number of items is 100, please adjust the quantity and purchase again

廣東人怎樣學習普通話

王力 著

【編者按】王力先生是中國現代語言學的重要奠基人。他融會貫通古今中外,以科學的思考,用豐富的語料,窮一生的精力,在中國語言文字學的各個領域,收穫了豐碩的成果。一百年來,以王力和呂叔湘爲代表的那一輩中國語言學家,成爲一個團隊,自立於世界語言學之林,令中國語言學成爲一門科學,爲我們開創了新天地。篳路藍縷之功卓著!

 

《廣東人怎樣學習普通話》是著名語言學家王力先生的經典之作,針對廣東人容易讀錯的語音、用錯的語法以及不同方言的用詞作出分析、比較,並分別挑選出大量例字例句予以糾正,對於操廣州、客家、潮州、海南方言的人學習掌握普通話無疑大有裨益。

 

以下說說廣東人學習普通話的通病,助大家糾正錯誤。

一. 「做事」和「做戲」
 
1. 廣州人學普通話的時候,zh,ch,sh 和j,q,x 往往分不清楚,於是「做事」唸成「做戲」了。在廣州音裹,「事」與「戲」本來是有分別的,說起普通話來就把它們混了。應該分別下列的兩組字:前一字該唸zh,ch 或sh,後一字該唸j,q,x:
 

知機

植極

止己

志記

癡欺

遲期

恥起

翅氣

詩希

時席

史喜

世系

 
2. Z,c,s 和j,q,x也應該分別清楚:
 

資基

子己

字忌

 

雌妻

慈齊

此啟

次器

 
以上這兩種毛病是廣州一帶的人所最難避免的,同時又是人們覺得最刺耳的。應該下苦功來克服它。
 
3. z,c,s和zh,ch,sh的混淆,也是廣州人容易犯的毛病。江浙話和西南官話一般的也把這兩組字混淆了,但廣州混淆的情形怡恰相反:江浙人是把在zh,ch,sh讀入z,c,s,廣州人是把z,c,s讀入zh,ch,sh(實際上也不是真正的zh, ch,  sh,只是近似罷了)。應該分別下列的兩組字:前一字該唸zh,ch或sh,後一字該唸z,c或s:
 

脂姿

紙紫

智自

 

 

鴟雌

池祠

齒此

熾廁

 

屍斯

使死

示似

 

 

齋災

晝奏

瞻簪

張髒

帳葬

柴才

臭湊

纏殘

昌倉

長藏

收搜

手叟

瘦嗽

山三

陝傘

扇散

傷桑

賞嗓

 

 

 
這兩組字,廣東白話區域有些地方是能分別的。這只是指廣州及其他某一些地方而言。
 
練習:
 
制止自己。
積極自治。
四十四棵柿子樹。
二. 「江」先生和「張」先生
 
姓江和姓張,廣東話裏本來有分别,但我聽見許多廣東人說普通話時把它們混了。原因是廣東白話「將」「張」同音,而普通話「江」「將」同音,於是牽連在一起了。江先生變了張先生。
 
應該分别下列的兩組字;前一字該唸-iang,後一字該唸-ang :
 

漿章

獎掌

醬帳

槍昌

想賞

像尚

搶廠

湘傷

 
又應該分別下列的兩組字:前一字該唸-uang,後一字該唸-ang :
 

雙傷

窗昌

霜商

莊張

牀長

 
練習:
 
張將軍頒獎章給江團長。
越想越傷心。
窗口擺一張雙人牀。
三. 「荒唐」和「方糖」
 
廣東白話把「荒唐」唸作「方糖」。我看見有一本連環圖畫,其中一個滑稽主角名叫方茂,顯然是「荒謬」的諧音。若用普通話讀起來,就完全不是那一回事了。「方」字該唸 fang,「荒」字卻該唸huang。應該分別下列的兩組字:前一字唸hu-,後一字唸f-:
 

呼夫

忽拂

虎府

花發

化法

輝非

貨縛

婚分

慌方

恍訪

 
 
下列的字,雖然不至於和另一宇混淆,也應該將 f音改為h音:
 

 
另有些字,廣州話讀f,而普通話讀xu-,也該分别。
下列兩組字在普通話裹是不同音的:前字唸xuen,後字唸fen :
 
 

勳分

薰芬

曛氛

訓糞

 
練習:
 
招呼不是招夫。
市虎傷人,市府救人。
慌忙恍忽,頭昏腦脹;我後悔,但是我不灰心。
紛紛結婚。
四. 「少數」和「小數」
 
廣州人的文章裏有一個頗常見的别字,而是別處人所沒有的,就是「少」「小」不分,「少數」往往誤作「小數」。筆下沒有分別,是因為嘴裏先把它們混淆了。
 
注意分别下列兩組的宇:前一字該唸zhao,chao 或shao,後一字該唸jiao,qiao 或xiao :
 

招焦

爪繳

照教

 

超敵

潮橋

炒巧

 

燒消

少小

紹笑

 
 
又注意分別下列兩組的字(這是廣州人比較容易分別的):前一字唸 zhou,chou 或 shou,後一字唸jiu, qiu 或xiu:
 

收修

守朽

壽䄂

瘦秀

抽秋

酬求

綢囚

 

周鳩

肘洒

宙就

 

 
練習:
 
周舅舅吃肘子,喝黃酒。
人少,數目小,容易照顧。
蕭先生燒柴炒菜。

本文節選自《廣東人怎樣學習普通話》

《廣東人怎樣學習普通話》

作者: 王力

出版商: 中華書局(香港)有限公司

ISBN: 9789888759552

 

本書是著名語言學家王力先生的經典之作。作者針對廣東人容易讀錯的語音、用錯的語法以及不同方言的用詞作出分析、比較,並分別挑選出大量例字例句予以糾正,對於操廣州、客家、潮州、海南方言的人學習掌握普通話無疑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