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給單身者的枕邊夜讀(二):
 

私慾/3am.talk

 

 

 

週末的凌晨對於我來說是最孤寂的,因為當別人狂歡的時候,其他人的心事會顯得小題大做,彷彿連難過都只是一種自討沒趣,我打開了Facebook,看着誰又去了哪裏旅行,然後某某又養了一隻小狗,我漫不經心的看着這些與我無關的動態,偶爾給他們點讚卻從不留言,直到我看到Elly更新了她的感情狀態,從「穩定交往中」變成「已結婚」,仔細一看,不知何時她已經把頭像換上了一張她和丈夫牽手走過紅毯的照片,印象中她好像很久沒有更新自己的近況了,沒想到她轉個頭就找到那個命中注定的歸宿,我不假思索地給這件喜訊按下了左下方的紅心鍵。

 

Elly以前特別喜歡跟着我出去拍照,嘉咸街的復古壁畫,南環路的機場維修區、蒲台島的靈龜石和126燈塔………細數之下,我們去過的地方還真不少,直到現在,這些可一不可再的景色都依然保留在照相館的照片牆上,不管是人來人往的街景還是杳無人煙的風景,她曾經都喜歡跟我一起去探索,我們很多時候都會約在一起,一半是因為我喜歡拍照,另一半是因為她喜歡我。

 

鈴~鈴~鈴~

 

Facebook的頁面被來電顯示取而代之,我看看Elly的名字,想不起她多久沒打通話我的電話,鈴聲在深夜裏顯得額外刺耳,我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取消點讚吧。」

 

「為甚麼啊?」

 

「你的祝福我不想要也要不起。」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她就已經把電話掛掉了,我嘆了一口氣,並沒有怪她。我們沒有從對方的通訊錄上消失,不代表她還把我當朋友,今晚這一段小插曲提醒着我,自己曾經也是一個不堪入目的爛人。

 

*  *  *

 

五年前的某一個深夜。

 

我打着哈欠,第三次嘗試回撥Elly的電話,她剛剛打來說她喝醉了回不了家,我還沒來得及問她在哪,她又已經掛掉了線,沒過一會,我就收到她朋友的電話,一來要告訴我他們的所在位置,二來要催促我來收拾Elly這個爛攤子,無奈之下,我拿了件外套便出門接她。

 

「司機,麻煩你去諾士佛台。」我一邊示意司機儘快朝着目的地進發,一邊向電話另一端的人交代着,「你看好她,我十五分鐘就到了。」

 

「去接女朋友?」看我掛上了電話,司機大哥隨口一問。

 

「朋友。」我淡淡的說。

 

「作為男朋友,不應該陪她一起去的嗎?」司機大哥自願地說彷彿已經認定了我們的關係。

 

我也沒有再加以解釋,反正這種誤會無傷大雅,我下了計程車,在不遠處的酒吧門口發現了站都站不穩的Elly,她的朋友看見我來到之後也安心了,叮囑兩句就繼續自個兒去玩了。

 

「我喜歡你。」酩酊大醉的她一看到我就開口說:「你知道的吧?」

 

「嗯,我知道。」我順着她的話,語氣既自然又敷衍。

 

「如果你不喜歡我的話。」她在我懷裏漸漸放下了戒備,說話開始變得含糊不清,「就不會大半夜都出門來接我了。」

 

我沒有接下去也沒有嘗試掩飾自己的嘆息,本來一邊扶着她一邊攔截計程車就不是容易的事情,何況她這一句話並沒有回應的意義,我忽然覺得送她回家有點不合適,我不想再讓別人、再讓EIly誤會下去了,最後我決定讓她在照相館過一晚。

 

一路上,Elly靠在我肩膀睡得十分安穩,而我卻納悶着等她清醒之後該怎麼開口,有些事情,她始終還是無法自己憑感覺去分辨,不是所有事情都要開口說穿,不是每一張窗戶紙都需要捅破,「好來好去」這四個字,如果說了出口就是一個過分的要求,但我沒有開口說,因為這是我們都應該慢慢學會的事情。

 

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Elly,她喜歡的不是我,起碼不是真正的我,因為連我都還沒找到最真實的自己,她愈是喜歡眼前的這個我,只會愈證明我們真的不合適,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那種感覺,不是喜歡一個人才會願意陪她吃飯看電影的,我也不是不喜歡她,只是我對她的感情不足以讓我有改變現狀的想法。我必須承認有這麼一段時間,我曾經也是一個很好的壞情人,我不騙人,我可以保證你從我口中聽到的每一句話都是我心裏所想的,但我也不取悅人,我眼中有你,心裏卻只容得下自己,說白了其實就是自私,雖然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變成這個樣子。

 

「喂。」Elly不知道甚麼時候醒了,披着我的外套便出來尋我,「你記得我剛剛跟你說的話嗎?」

 

「記得呀。」我點起了那一晚的第一根煙,我不懂,她也不傻,有些事情終究逃不過要面對。

 

「那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她努力忍住在眼眶裏打滾的眼淚。

 

「呼。」我沒說話,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吐了一口煙是嘆了一聲氣。

 

她離開的時候,天都還沒亮,自此之後,Elly再沒有找過我,我也很自覺地沒有再打擾她的生活。

 

*  *  *

現在我看着照片牆的回憶足跡,從來沒有用鏡頭留住過Elly的身影,如果現在打開WhatsApp搜索「Love you」這關鍵詞,出現次數最多的一定也是她,我沒有從我的通訊錄删過誰,我懶得刪也覺得沒這個必要,看著過往這些聊天記錄,或許我真的欠她一個交代、一句抱歉,可是我又在想,我可以用兩秒的時間說一句對不起,為自己的狠心贖罪,但用這樣的方式把原諒的責任推給了她,真的太不公平了,最後我還是放下了手機,放棄了這個做一次好人的念頭,這樣也好,如果她想起我的時候也能全心全意地恨我,這樣她應該會快樂一些。

 

但無論如何,這件事情終該有個了斷。我再次看着琳瑯滿目的照片牆,把那些跟Elly去過的地方,一張一張拿下來。如果這樣就可以替她抹掉那些不好的記憶該有多好,雖然那些缺口看着有點礙眼,但我知道總有別人可以替她填補。

 

「對不起。」我自言自語的說,然後把收集好的照片用信封裝好,把它藏在雜物房不起眼的角落裏,這三個字我最後還是說了,雖然你這一輩子都不會聽到,「要幸福喔。」

 

我關上了雜物房的門,把我們的心痛永遠在漆黑感。

 

 

原來當童話故事得不到理想中的happy ending

它就會變成疑惑人心的詛咒。

只要絕口不提,或許我們依然可以假裝甚麼都發生過。

她可以假裝沒愛過我,我也可以說服自己不曾辜負任何人。

 

 

五年前的凌晨三點

我們都曾經證明

沒有了誰我們也能好好過

 

 

就在每夜凌晨三點,
交換城市裏無人傾聽的心事。

一位年輕老闆每晚在凌晨三點都會亮起照相館的霓虹燈,

在寂靜的黑夜裏聽着每個客人訴說他們的愛情故事,

由陌生到曖昧,由相知到分離,

不同的故事,

堆疊出城市人的感情世界,

老闆透過相機與照片,

刻劃每個客人的內心,

也啟發每個來到照相館的人思考心靈深處的情感。

 

當黑夜來臨、那個說愛你的人早已消失在夢鄉的國度時,讓人整夜與失眠為伍的從來不是愛情,而是你跟我與生俱來的孤獨感,我們或許沒有想像中那麼需要被愛,但在每一個被睡眠拋棄的晚上,我們真的需要人陪。
 
當命運跟我提出分手的時候,一夜之間我就被流放到時間大河裏,只能撐著一帆孤舟獨自遙望岸上的浮華。然後在某個冬天的晚上,我發現不遠處的渡口旁邊有一家《三點照相館》,它的霓虹燈始終一直在夜裏為所有過客亮着。
 
有空的話,來這裡看看吧,我覺得這是一個適合安放心事的地方。

更多適合您在夜裏獨自細讀的書:

夜䦨人靜的時刻

No product in this categ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