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哭笑不得:「哭」和「笑」是怎麼來的?

「哭」與「笑」是一對構形理據難以分析說清卻又十分傳神的字。

「笑」字从竹从夭,看上去就有一種高興的笑意,但原來卻是从竹从犬寫作「笑」的,為何从竹从犬,卻歷來沒有確解。

許慎《說文》未收「笑」字,見於大徐本「竹部」新附字,下有雙行小字注曰:「此字本闕,臣鉉等案,孫愐《唐韻》引《說文》云:『喜也,从竹从犬』,而不述其義。今俗皆从犬。」孫愐所引的解釋只有「喜也」兩字。

清段玉裁《說文解字注》引楊承慶《字統》解釋了从竹的理由是「竹為樂器,君子樂然後笑」,並云:「楊氏求从犬之故不得,是用改夭形聲」。自宋以後,經籍中便沒有了从犬的「笑」,都寫作了「笑」。

篆文「笑」 圖:漢典

段玉裁認為从犬的「笑」應是正字。至於為何从竹从犬,他也「不敢妄言」,只是推測可能原是犬部字,是表示狗的某種品性和動作的,从竹,則或許是個不表意的从竹的省聲字。但也未能說出個究竟來,倒是唐朝李陽冰(粤:凝;普:níng)順着从天的「笑」字解釋說:「竹得風,其體夭屈如人之笑。」風吹竹彎,竹曲時的形狀就像人笑的樣子。這種說法雖講同了从竹从夭的理據,但總感牽強,難以信服。近日又有人順着「竹為樂器」的思路解釋説,「笑」是表樂器之名的「竹」的意義轉移,就像「樂」原是「木」上着「絲」,「喜」原是「口」上一面「鼓」,都是由樂器而引申為高興的,符合中國人的思維習慣。但也只解釋了竹(認為「夭」只表聲),从竹之字很多,何以獨獨選這個「笑」呢?

 

到目前為止,人們對「笑」的構形理據還沒有一個能讓人信服的圓滿解釋。

 

「哭」和「笑」一樣,看上去就是一種傷心哭泣的神態。許慎的解釋是「哀聲也」,為形聲字,從吅(粵:喧;普 xuān) ,从獄省聲。「吅」的意思是驚呼,獄省聲是說用「獄」來表音,而字形只取其中的「犬」,這種說法後人也未能接受,「以為是強作解事者為之也」(段注五上竹部笑)。

 

篆文「哭」 圖:漢典

現在一般認為「哭」是會意字,从吅从犬會意,原指狗的哀號聲。這個說法也來自段玉裁,他認為「哭」和「笑」一樣應歸入犬部,「本謂犬吠,而移以言人也」,是和「狡」「狂」「狎」「犯」「猛」「臭」等字一様,由原指狗的某種品性與動作移用來指稱人的。

 

(本文節選自《漢字裏的中國(一)·漢字篇》)

⭐推薦閱讀⭐

 

 

作者:陳璧耀

出版商:中華教育
叢書系列:漢字裏的中國
出版日期:2020-05-26
I S B N:9789888675227
裝幀:平裝
頁數:168
定價:HK$88.00
分類:中國通史及文化
 
 
 

本書匯編了陳璧耀教授多年來陸續發表於《新民晚報‧夜光杯》《中文自修》《咬文嚼字》等報刊媒體的精煉文章,內容遍及漢字源流、歷史文化、語言變遷等;作者力求通過對具體漢字的解釋校勘、對熟語俚句的考辨溯源,挖掘其背後藴含的歷史文化信息。